大乐透走势图下载|大乐透走势图表图
當前位置: 中醫文化 > 民謠·詩詞·故事

往事并不如煙,未來值得期許

——中醫藥研究生教育41周年回顧與展望

時間:2019-03-29 來源:中國中醫藥報8版 作者:馬曉北

  2019年是中醫藥學位與研究生教育41周年。41年一路走來,浸潤了幾代中醫藥人的心血和汗水,經歷風雨,見得彩虹。而我本人,既是中醫藥學位與研究生教育發展的見證者,又是受益者,如今更是參與者。

  懷揣夢想 開啟求學之路

  18歲那年,我考入北京中醫學院,在對中醫的無限好奇和治病救人的責任意識的驅使下,全身心投入到了中醫學習中,求知若渴。大學畢業后,我到臨床一線實踐所學,終覺不足。1997年,我考入中國中醫科學院,用了6年時間完成了中醫學碩士、博士階段的學習。巧合的是,因為我本科畢業時王永炎教授是北京中醫學院學位委員會主席,我博士研究生畢業時,王永炎院士已調入中國中醫研究院,是中國中醫研究院學位委員會的主席和院長。所以我的學士學位證書和博士學位證書上的學位評定委員會主席和院長都是王永炎院士。

  今年,中醫藥學位與研究生教育已走過41年,我的研究生母校中國中醫科學院研究生部也迎來了41華誕,而我則已近知天命之年。驀然回首,自18歲開始學習中醫,時至今日,在中醫這條路上已經走過30余個春秋,身邊的那些人、那些事猶歷歷在目,記憶像一張張老照片,已泛黃,卻清晰。

  進入方門 成為中醫道中人

  我雖然大學階段進行了系統的中醫理論學習,但能算得上是中醫道中人,卻始自研究生階段。我碩士研究生階段師從許家松教授學習,2000年畢業后,又繼續跟隨許家松教授和高思華教授攻讀中醫學博士學位。進入中國中醫研究院研究生部學習,成為“方門”弟子,是我真正步入中醫殿堂的開始。我的導師許家松是著名中醫學家方藥中的學術傳承人,因此我自然就是“方門”弟子。得以進入“方門”學習,是值得驕傲的,也是幸運的。

  方藥中與岳美中共同創建了中國中醫研究院研究生部,遵循“系統學習,全面掌握,整理提高”的方針,開拓了中醫藥研究生教育。作為中醫藥研究生教育的創建者,方藥中首開中醫百家講壇,遍請當時中醫、中藥領域、中西醫結合領域以及天文學、訓詁學等領域的專家,到中醫研究院研究生部為當時的研究生授課。現在看來,正是這種不拘一格,學歷與實踐并重的招生選拔理念,兼容并蓄,注重傳承,鼓勵創新的研究生教育培養理念,為中醫研究生教育奠定了堅實的基礎。41年來,從這里走出去的研究生,如今都已成為中醫藥臨床、科研、教育和管理領域的中流砥柱,他們當中有院士、國醫大師、中醫藥高等教學名師、全國名中醫、首都國醫名師和各省名中醫。

  教學管理 做中醫擺渡人

  2003年,我博士畢業后留在母校研究生部工作。16年來,工作雙肩挑,“一肩挑”的是行政管理工作,從學位管理、學生工作、招生工作到分管教育管理工作和學生工作。“另一肩挑”的是研究生經典教學、科研和臨床。雖然我要付出更多的時間和精力,但在16年的工作中,我更多的體會是,兩者相輔相成,相互成就。

  從一名學生到一名教育管理崗位上的管理者,我始終有一個清晰的想法就是,努力去做一個當初自己作為一名學生時所向往的老師,那就是做一個學生心目中的好老師,做學生成才路上的導航人,做學生學術學習上的領路人。管理亦是一門學問,我按照中醫學的學科特點和教學規律創新管理理念,努力做一個富有效率的管理者。

  2015年,中國中醫科學院終身研究員屠呦呦因發現青蒿素獲得了諾貝爾生理學或醫學獎,世界又再一次把目光投向了中醫藥。2015年亦 為中國中醫科學院建院60周年,中醫藥受到了前所未有的關注,迎來了最好的發展時機,教育部批準擴大了中國中醫科學院研究生招生規模,該院學位與研究生教育邁上了一個新的臺階。

  經典教學 傳承中醫之道

  在研究生院工作的16個年頭里,我一直堅守教學工作第一線,從事中醫經典教學,為博士研究生講授專業必修課《溫病經典與臨床》、碩士研究生講授專業必修課《溫病條辨研究》,還講過《中醫基礎理論》《內經研究》《中醫內科學》等課程。

  記得我讀博時,許家松老師就讓我給2002級的碩士研究生試講《溫病條辨研究》。第一次給研究生講課,尤其是許老師要聽課,我非常緊張,為了講好課,認真備課,寫好教案,做好幻燈片,那就不必說了。在講課的頭一天晚上,我又對著鏡子試講了一遍,依然心懷忐忑,第二天站在講臺上,很快我便卸下了局促和不安,沉浸在講課內容中,臺下的許老師以贊許的目光鼓勵著我。就這樣,在緊張、激動和興奮中,完成了我人生的首次研究生教學。

  后來,在每年的授課過程中,針對不同的授課對象,我都對講課內容和結構進行精心準備和設計,講課過程中采用案例討論、專題討論等形式,注重和學生的互動。16年的課堂耕耘,我收獲了學生的認可,也鞭策自己在經典學習上不敢有絲毫的懈怠。每年的講課是對經典的一次全新學習和再提高,而且教學相長,課堂和學生的互動中對我的學習也啟發良多。

  最難忘的是北京市西學中高級研究班的一位學生,他在談學習體會時說道,“聽了馬老師講課,我人生觀和醫學觀都受到了震撼!”看了學生寫的話,我心中想到的就是韓愈所說“師者,所以傳道授業解惑也”,我要傳的就是中醫之道,“候之所始,道之所生”之道。也正因為16年堅持中醫教學一線,2017年,我榮幸獲選為國家中醫藥管理局中醫藥傳承與創新“百千萬”人才工程(岐黃工程)全國中醫基礎優秀人才研修項目中的一員,又開始了為期3年的中醫精修之路,真是“路漫漫其修遠兮,吾將上下而求索”。期望通過3年的研修,不斷地精進提高,為中國中醫科學院的研究生經典教學繼續貢獻一己之力。

  任重道遠 而今邁步從頭越

  回顧中醫藥研究生教育的這41周年,其間我的人生和中醫藥高等教育有30余年的交集,和中醫藥研究生教育也有22年的交集,我是中醫藥研究生教育的受益者,在北京中醫學院所受的本科教育和在中國中醫研究院研究生部所受的研究生教育,讓我真正體會到了中醫所以“上以療君親之疾,下以救貧賤之厄,中以保身長全,以養其生”之道。

  同時,我又是中醫藥研究生教育的參與者,在中國中醫科學院研究生院從事中醫藥學位與研究生教育的16年中,正是中醫藥學位與研究生教育規模迅速擴大的時期。2018年該院的在校生已達656名,較之1978年的50名在校生,已是不可同日而語。

  當下又迎來了中醫藥事業發展的好時機,黨和國家把中醫藥發展提升到國家戰略高度,把中醫藥融入健康中國建設各方面,謀劃和實施一系列具有基礎性、全局性、開創性的重大舉措。《中醫藥法》的頒布和《中醫藥發展規劃綱要(2016-2030年)》的制定,為中醫藥的發展注入了強勁動力。作為一名中醫藥人,我要感謝這個偉大的新時代,在我人生的最好時候,趕上了中醫藥發展的最好時期。往事并不如煙,未來值得期許!(馬曉北 中國中醫科學院)

(D)

凡注明 “中國中醫藥報、中國中醫藥網” 字樣的視頻、圖片或文字內容均屬于本網站專稿,如需轉載圖片請保留 “中國中醫藥網” 水印,轉載文字內容請注明來源中國中醫藥網,否則本網站將依據《信息網絡傳播權保護條例》維護網絡知識產權。
大乐透走势图下载 电子投注单怎么付款 利赢棋牌游戏送10元 竞彩足球胜平负计算器 竞彩2串1稳单大神 51pk计划网 时时彩稳赚49注 云南时时开结果 重庆时时开奖历史结果 山东11选五计划软件手机版 pk10公式软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