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乐透走势图下载|大乐透走势图表图
當前位置: 首頁 > 深度

一次采訪,就是一個相遇機緣;一張照片,就是一個人生瞬間;一段記憶,就是一幅時代畫面;一篇留言,就是一行足跡再現——

【中國中醫藥報創刊30周年特別策劃】翻開老照片 難忘那些人

時間:2019-02-14 來源:中國中醫藥報3版 作者:周穎

1989年春天,時任衛生部副部長、國家中醫藥管理局局長。左三為本文作者。

  在我家幾十本影集的老照片中,合影照片占了三分之二以上。隨著時間的流逝,許多合影上的人已經叫不上名字了,更不知近況了。然而,與這三個人合影以及關聯的人和事,卻銘刻腦海,令人難以忘懷。

與胡熙明合影

  “胡部長要來報社了! ”1989年春季的一天,剛創刊不久的中國中醫藥報社傳出好消息,時任衛生部副部長、國家中醫藥管理局第一任局長胡熙明要來報社檢查指導工作。一時,大家奔走相告,興奮不已。

  上午,胡熙明在時任國家中醫藥管理局副局長諸國本等陪同下來到報社,先后聽取了社領導以及各部門主任的工作匯報,查看了大家的工作環境,并發表熱情洋溢的講話。他先稱贊了大家的工作熱情和態度,肯定了創刊前后大家付出的心血和汗水,闡述了出版這份報紙的重要性、必要性、權威性,要求報社人員克服一切困難,全身心投入到辦報工作中去,還對近期報紙中出現的問題進行了分析與指導。

  最后,他希望大家再接再厲,更上一層樓。要始終注重報紙的專業性、時效性、科學性,當好黨和政府的喉舌,當好行業和群眾的喉舌,發揮中醫藥行業的風向標和定盤星作用,把這份承載中醫人希望與夢想的報紙辦好,辦出特色。

  胡熙明的一席話,給大家增添了信心與勇氣。會議結束后,親切隨和的胡熙明分別與大家合影留念。這是與胡熙明的第一張合影。

  當時報社位于北京中醫學院(現為北京中醫藥大學)東南角的招待所處。房屋簡陋,條件艱苦,兩排小平房內擺了一些桌椅,一個部門一部電話。最南面的平房前很開闊,有幾棵槐樹可遮陰納涼。不遠處有鐵柵欄,外面就是北三環路。報社僅有一輛五十鈴卡車,每天接送社領導上下班和去體育報社送校樣。

  報社工作由諸國本領導,日常具體工作由副社長兼副總編輯宋名玉負責。當時報紙是周一刊,對開四版。從組稿、改稿、審核、排版、三次校對到付印,環環相扣,必須一絲不茍。采編人員大多是新手,在諸國本、宋名玉以及幾位部主任的幫助和指導下,大家刻苦鉆研,勤奮學習,報紙才如同嬰兒,從牙牙學語、蹣跚學步,再到風華正茂、而立之年,一天天茁壯成長。

  1998年,在改革開放20周年、國家中醫藥管理局成立12年之際,報社派我、張東風、崔泊三人前往位于亞運村的胡熙明家,就中醫藥事業發展的國家戰略、成長軌跡、美好未來等話題進行專訪。

  采訪中,已經退休的胡熙明風趣幽默,侃侃而談。聊起一代代國家領導人對中醫藥的重視與支持,感動不已;聊起國家中醫藥管理局成立前后的人和事,如數家珍;聊起今后中醫藥事業的發展前景,充滿信心。在交談中,胡熙明對中醫藥事業的執著與奉獻、擔當與抱負以及博大胸懷,給我們留下深刻印象。離開他家時,由崔泊拍攝,留下了胡熙明與我們的又一張合影。這是與胡熙明的第二張合影。

  2015年7月5日,胡熙明因病逝世。他為中醫藥事業所做的一切將載入史冊,他的傲人風骨、坦蕩性格和音容笑貌,永遠留在了我們的心中。愿他安息!

與路志正合影

  我有兩張與國醫大師路志正的合影,一張在人民大會堂,一張在路老家中。

  2005年,中國中醫科學院在人民大會堂舉行更名大會,路老受邀在主席臺就坐,我前去采訪。會議結束后外出,路老一把拉住我,讓身后的攝影記者給我們拍了第一張合影。

  再次合影是7年之后,路老為我的新書《記者看中醫》作序。在他家中,其子路京華拍攝了一張合影。

  早在1990年,我與路老相識,并多次去中國中醫研究院(現為中國中醫科學院)廣安門醫院采訪他。當時路老60多歲,在內三科出診。他診務很忙,門外患者排成長龍,門內被一群學生圍著。

  隨著采訪的不斷深入,我在報上發表了“路志正堅獻岐黃”的人物通訊,此文刊登后,河南一位大夫給我來信,要拜路老為師。

  之后,路老送我一本《路志正醫林集腋》,該書裝幀普通,但內容豐富,20多萬字記錄了路老二百余條臨床經驗,這對中醫大夫無疑是一本實用的書籍,也是中醫書壇少有的好書,我以“中醫書壇一奇葩”為題作了一書評。

  “少年易老學難成,一寸光陰不可輕。未覺池塘春草夢,階前梧葉已秋生。”這是路老1994年送我的一幅書法。字體剛柔并濟,自成一家;內容簡明扼要,寓意深刻。這書法寄托了大師惜光陰之心與盼人才之情的人生感悟,對年輕一代的警示與厚望也躍然紙上。

  路老曾推薦我采寫各類重大事件,并介紹我與時任山東省衛生廳副廳長張奇文相識。這位被稱為廳長郎中的我國著名中醫兒科學家,為中醫藥事業發展操碎了心,跑斷了腿。他為官牽掛醫,為醫牽掛民,為民牽掛師(指師承),為師牽掛人(指后人)。從在位到退休,從濟南到濰坊,從寫文章到出書,我們一直聯系。由我執筆的《廳長郎中張奇文》一書,也是路老作序。

  與路老相識的20多年中,我多次采訪他,也可以說是老朋友了。先后發表的文章還有“路志正談中醫名家培養”“名醫的一天”“將優秀的傳統教育方法傳承下去”“雞聲燈影覓新知”“走近國醫大師——路志正-雜病圣手”“承名師,悟中醫大道”等等。

  記得有一天,90多歲的路老打來電話,除了肯定報紙進步很大之外,還建議我多寫一些內參,反映中醫藥情況,擴大中醫藥影響。更難能可貴的是,老人表示還要發揮余熱,為中醫教育做貢獻。放下電話,我的心久久不能平靜。

  2018年的秋季,我又去看望98歲的路老。他依然神采奕奕,談吐自如,對中醫藥事業發展仍牽掛于心。臨行前,還叮囑我不要忘記自己的專業和責任,繼續為中醫藥事業發展鼓與呼。

  像這樣的鐵桿中醫,怎么不讓人肅然起敬?像這樣的中醫前輩,怎么不讓后人奮起直追?像這樣的大師風范,怎么不讓人景仰效仿?

與徐景藩合影

  采訪第三批“白求恩獎章”獲得者、國醫大師徐景藩并與之合影,得益于時任報社社長兼總編輯曾寶忠的信任與委派。

  事情從1996年說起。那年,江蘇省中醫院主任醫師徐景藩成為中醫界第二位 “白求恩獎章”獲得者,報社派我前去采訪。說實話,第一次接手這樣的題材,雖然感覺有點力不從心,但決心多下功夫,不負領導重托與厚望。

  在南京的幾天時間內,我先后采訪了時任院領導劉沈林、徐景藩以及他的患者、同事、學生、女兒等,掌握了第一手資料。了解到他愛患者如同愛家人,愛學生如同愛子女,愛醫院如同愛家的動人事跡。行醫60年,奉獻半世紀,是人們對他的高度評價。

  2009年,他又被評為首屆國醫大師。這位樸實無華、無私奉獻的老人,用自己的言行舉動體現出一代名醫的大家風范,平和、平穩、平凡構成了大師為人、為官、為醫、為師的本色人生。在江蘇省中醫院辦公室采訪徐景藩時,該院宣傳部門的馮瑤拍下了這張合影照片。

  回京后,我全身心投入到工作中,洋洋灑灑寫了6000字的稿子。拿給曾寶忠審閱時,他就說了一句話,太長了,要縮成3000字。于是,我在原稿基礎上反復濃縮、提煉、修改,終于寫出了題為“大醫風范”通訊和“平凡與偉大”短評。正是曾寶忠的鼓勵與幫助,才使得這篇文章見于報端,并獲得第五屆全國中醫藥好新聞獎。

  如今,徐景藩和曾寶忠都已作古,但他們忠厚善良的人品、愛崗敬業的主人公態度、提攜后學的伯樂精神將永留人間。(周穎)

(A)

凡注明 “中國中醫藥報、中國中醫藥網” 字樣的視頻、圖片或文字內容均屬于本網站專稿,如需轉載圖片請保留 “中國中醫藥網” 水印,轉載文字內容請注明來源中國中醫藥網,否則本網站將依據《信息網絡傳播權保護條例》維護網絡知識產權。
大乐透走势图下载 通比牛牛棋牌游戏网站 福彩控 5藏宝阁 六肖六码中特 腾讯分分彩 一期计划 快三压大小单双技巧 如何利用咸鱼赚钱 牛牛看4张牌抢庄技巧 重庆时时彩逢买必中 11选5任稳赚不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