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乐透走势图下载|大乐透走势图表图
當前位置: 首頁 > 深度

第三屆國醫大師列傳?

熊繼柏:知行合一守正道,手到擒來克疑難

時間:2018-06-08 來源:中國中醫藥報3版 作者:楊志云

  熊繼柏,1942年8月出生,湖南中醫藥大學主任醫師、教授、博士生導師,香港浸會大學榮譽教授,第四、五、六批全國老中醫藥專家學術經驗繼承工作指導老師,十三歲習醫,十六歲行醫,從事中醫臨床60余年,從事中醫高等教育30余年,已發表學術論文100余篇,出版醫學專著20余部。

  在湖南長沙,有一位譽滿三湘的名醫,他懸壺濟世60年,活人無數;教書育人38載,桃李芬芳。他說自己這一輩子只做了兩件事,一是治病救人,二是教書育人。他就是第三屆國醫大師、湖南中醫藥大學熊繼柏教授。他用一生孜孜以求的精神,踐行了“中醫的生命力在于臨床”;用一顆“大醫精誠”的仁心,創造了一個又一個生命的奇跡。

  吃苦耐勞 尊師重道

  “當一個好中醫,必須三具備:第一,扎實的理論功底;第二,豐富的臨證經驗;第三,敏捷的思維反應。”熊繼柏常對身邊的學生說,學中醫首先要熟讀經典,要多讀、多背,要肯下苦功夫。熊繼柏深厚的中醫理論功底,得益于他少年時代的2位老師。

  1954年熊繼柏12歲,因體質差干不了農活,爺爺逼著他學醫,讀的第一本書是王叔和的《脈訣》。小熊繼柏喜歡一邊背書一邊提問,身為骨傷科醫生的爺爺常常被問得啞口無言,于是帶他拜常德名醫胡岱峰為師。

  學醫的第一件事,就是背書。熊繼柏家境貧困,睡覺是裹著一床破棉絮,吃飯是紅薯加玉米糊,哪里有錢買書?于是,熊繼柏就借來老師的藏書,用毛筆一個字一個字地抄寫。每抄一本,經老師點校,就背一本。熊繼柏記憶力驚人,很快,《醫學三字經》《藥性歌括四百味》《時方妙用》《湯頭歌訣》等,年幼的熊繼柏均熟記于心。胡岱峰很喜歡這個勤奮聰慧的“伢子”,于是教他讀《傷寒論》《金匱要略》。“我當時不懂事啊,很不高興。這么多同學都不讀《傷寒論》,不讀《金匱要略》,偏偏只要我一個人讀,并且還要背,這不公平啊。”不情愿歸不情愿,熊繼柏還是將兩本經典背得滾瓜爛熟。

  還有一件趣事,讓熊繼柏記憶猶新:當時班上有個孩子,一天晚上喊全班同學去池塘偷魚,吩咐熊繼柏負責盯梢。老實巴交的熊繼柏不敢去,一個人待在宿舍看書。哪曉得胡岱峰聽說班上孩子要去偷魚,就跑到學生宿舍來查。一看只有熊繼柏在,就問他怎么沒去偷魚,熊繼柏說:“我不敢去。那些偷雞摸狗的事搞不得的。”師傅覺得他“良心很好”,于是私下里教他一些摸脈的訣竅。“那天我沒偷魚,而我的收獲呢,實在是太大了。” 熊繼柏笑著回憶說。

  18歲時,熊繼柏拜名老中醫陳文和門下。陳文和曾留學日本東京大學,因善治溫病而遠近聞名。當時在公社衛生院藥房當學徒的熊繼柏,聽說陳文和要在縣里舉辦中醫進修班,就找到了衛生院領導,“死皮賴臉”要去參加。以全縣第一名的成績考入進修班后,在陳文和的指導下,熊繼柏開始著重學習《黃帝內經》《溫病條辨》。“陳老師非常喜歡我,他講《內經》五運六氣學說的時候,班上很少有人聽得懂,他煩起來了,便說:‘熊繼柏你上來給我復講。’我就站在座位上,把老師剛才講的內容通俗地給大家解釋一遍。” 陳文和十分偏愛這個悟性非常高的學生,單獨給他開小灶——學習方劑。老師告訴他,要當一個好醫生,必須學方劑,于是,白天熊繼柏在進修班學習,晚上背湯方,用了2個月時間,背下了兩千個驗方、秘方及經典方。

  令熊繼柏痛心的是,“文革”期間,兩位老師相繼過世,自己由于被打成“牛鬼蛇神”而行動受限,無法為2位恩師親自送終,成為他這輩子最大的遺憾。“文革”結束后,熊繼柏找到湖南省衛生廳領導,給兩位老師“落實政策”,恢復了他們名老中醫的名譽,并出資為老師修葺了墓碑。“兩位老師我終生不忘,我得益于他們,四大經典全靠他們教誨,否則我不可能走上中醫正道。”熊繼柏說。

  學用結合 懸壺基層

  說到行醫之路,熊繼柏稱“自己和別人不一樣”。從16歲接診第一個病人開始,所有的經驗都是自己在摸爬滾打中“實戰”得來的。他用“知行合一,學用結合”8個字,形容自己60年的行醫生涯。

  1958年,16歲的熊繼柏開始懸壺鄉里,成為一名“小郎中”。第一個接診的病人是附近楊家山上的一個村民,得了“大頭瘟”,脖子腫成跟頭一般粗,又疼又癢。熊繼柏自恃飽讀醫書,于是很有把握地開了普濟消毒飲。沒想到病人吃了不見效,又換成防風通圣散,仍是不奏效。熊繼柏急眼了,吭哧吭哧跑了30多里山路去找老師胡岱峰。熊繼柏回憶:“一進門,還沒等開口,老師就問,看不好病了吧?我就把這個病和所開的處方原原本本一講。你猜老師給我出個什么主意?送我3個字:‘翻書去’!”

  熊繼柏這下傻眼了,“我這來回六十里的山路算是白跑了,但‘翻書去’這3個字有好處啊。回去一通宵,我一邊翻書一邊思考,這樣得來的知識比老師講的印象要深得多”。終于,熊繼柏找到“消風敗毒散”,加上大黃,3服藥下去,病人頭面腫明顯消下來了。“我沒有跟我的師傅上過臨床。我的診療經驗,完全是在實踐中一點點摸索和積累的。所以當我治好這個病人時,那個興奮勁啊,肚子都不餓了,一天不吃飯都可以。”

  沒過多久,熊繼柏又碰上了個棘手的病人。 一個十八九歲的精神病患者,大雪天里一絲不掛地亂跑。家人多處求治無果,只好用鏈子把他鎖在家里。“病人瘋到什么程度呢,他不分晝夜,大喊大叫,滿口吐涎。” 熊繼柏回憶道。他按照痰火躁狂的思路,先后開了3個方子——礞石滾痰丸、當歸蘆薈丸、生鐵落飲,但都如石沉大海,病情絲毫未見起色。明明方證相符,為什么就是沒有用呢?熊繼柏又陷入苦苦的思索。翻了一晚上書后,他琢磨出來2個方子:《金匱要略》的風引湯和控涎丹。幾服藥下去,病人能睡覺了,能穿衣了。10服藥后,完全康復如常人,至今仍健在,孫子都有了。

  經歷了這些事,熊繼柏明白了一個道理,書讀得再好,也只能說明一個人會讀書,并不代表就是一個好醫生。只有“知行合一,學用結合”,有針對性地把理論知識運用到臨床實踐中去,才能練就“真功夫”。

  真正讓熊繼柏名聲大噪的,是他治好了一位瀕死的流腦患兒。1963年,石門縣維新鎮流腦、乙腦流行,很多患者因病夭亡。一個叫周金木的男孩,高熱昏迷5天,手足抽搐,角弓反張,渾身發斑。縣人民醫院會診后,下達了病危通知書。在這個節骨眼上,家人抱著“死馬當活馬醫”的心態,找到了熊繼柏。他診斷后下了一劑猛藥——“清瘟敗毒飲”大劑,生石膏的量用到半斤,用一大張報紙包著,囑咐家屬棄藥罐而用大吊鍋煎藥。一日一夜,病人喝下了10碗藥湯。奇跡出現了,病人高燒退了,也不抽搐了。隨后病情好轉,幾天后痊愈。這年熊繼柏20歲,一夜之間聞名十里八鄉,鄉親們都叫他“熊神仙”。

  在石門縣這個貧困山區,熊繼柏一干就是22年。風吹日曬,寒來暑往,他每天跑幾十里山路,看100多個病人。他總結:“農村病種特別廣泛,農民吃藥‘不吃多’,急性病吃3服藥、慢性病最多10服藥就得見效,藥價還得便宜,貴的藥農民吃不起。”在基層的行醫經歷,使得熊繼柏對農民的感情特別深厚,如今只要有石門縣的病人找他,熊繼柏總是特別照顧,優先診治。

  三尺講壇 傳道授業

  1978年,中央下發【1978】56號文件,在全國范圍內進行考試,在民間選拔一批有真才實學的中醫充實到國家醫療單位,從事教學、醫療和科研工作。就是這樣一個文件,改寫了熊繼柏的命運。他從此走上了高等中醫學府的講壇,一講就是38個春秋。

  當時石門縣人民醫院的老院長,為了讓熊繼柏能參加這個考試,在沒征得他同意的情況下,就給他報了名。考試臨近,才派人去他家通知他。熊繼柏就這樣參加了選拔,兩次考試均在湖南省名列榜首。1979年,湖南省人事廳和湖南中醫學院(現湖南中醫藥大學)聯合下發調令,調熊繼柏到湖南中醫學院當老師。

  36歲的熊繼柏初次跨進大學校門,校長安排他講《黃帝內經》。為了講好這門課,熊繼柏下了很多苦功夫。“講臺上的藝術我不了解,所以當時學校老師們講課,不論老少,只要和中醫有關,我基本上都去聽了。”此外,熊繼柏還跑到湖南師范大學偷師,學習師范類的高級教師怎么講古文、怎么寫板書……僅《內經》一門課,他就先后動手寫了上百本詳細的備課本。

  天道酬勤,很快,熊繼柏在三尺講壇上也是名聲大震。學生們都說,聽他的課是一種享受。理論聯系實際而又融貫經典,是其教學廣受歡迎的關鍵。

  他講課從不拿講稿,每一條經文、湯方,他不但能倒背如流,更能將自己的臨床經驗和辨證體會與之融會貫通,相得益彰,富有代表性的醫案不勝枚舉。那些或疑難或復雜的病例,在他用中醫理論講解和剖析下,總能詮釋得深入淺出、清晰透徹。為了聆聽這位“明星”教師授課,學生們會在打早飯前趕去教室占座,以至于校方不得不出臺規定,旁聽的外班生必須自帶板凳。

  除了《內經》,熊繼柏還主講《中醫內科學》《難經》《金匱要略》《溫病條辨》等課程,先后8次被學校評為優秀教師、教學效果好的老師和學生最喜愛的老師。

  教學同時,他應邀到北京中醫藥大學、廣州中醫藥大學、上海中醫藥大學、同濟大學、香港浸會大學、香港中文大學、浙江中醫藥大學,以及國家中醫藥管理局等單位講學,總共在省內外做了200多堂大型學術講座。

  2008年,熊繼柏到某大學做講座,盛況轟動一時,連走廊里都擠滿了聽眾。為了“考倒”他,一個香港同行挑中醫古籍中冷僻晦澀的條文,向熊繼柏“發難”,卻讀錯2個字的發音,被熊繼柏當堂指正。從此,他對熊繼柏佩服得五體投地,熊繼柏也因此被學生們戲稱為“問不倒”“中醫界的易中天”。

  古稀之年,熊繼柏仍然心系中醫藥傳承事業。2014年,他首創“臨床現場教學課”,即現場臨證、實時教學。這種創新的教學模式,真實直觀,既遵循了中醫口傳心授的教學規律,還打破了傳統師帶徒的人數局限。“臨床現場教學課”每月舉辦一次,由最開始參加學習的骨干醫生三四十人,發展到每次現場聽講的人數達500人,影響也由湖南省逐步輻射全國。2016年初,這一現場教學通過手機直播,實現了近2000名用戶同步觀看。

  為了強化教學效果,熊繼柏特意在現場選取較有代表性的疑難案例講解,每次臨診十幾個人,均是來自全國各地的各種疑難病患者。熊繼柏認為:“臨床現場教學要教得有意義、有價值,就勢必選擇疑難病癥。盡管診治尋常疾病一樣有借鑒意義,但相較而言,治愈疑難病、危重病更能顯示一個中醫的真功夫,更能提升中醫工作者的自信心,也更能讓學員們學習到中醫實戰的真本領。”

  用藥如神 屢起沉疴

  熊繼柏常說:“中醫的生命力在于臨床。”他60年的行醫生涯,就是這句話最有力的見證。熊繼柏是一個“純中醫”,從不開西藥、中成藥,從不開“無湯頭之方”,更不會做任何西醫檢查。他看病速度很快,從望聞問切到開出處方,通常用時5分鐘。診治中醫內科、婦科、兒科等疾病,尤其是各種疑難病癥及危急病癥,總能做到“辨證如理亂絲,用藥如解死結”,屢用中醫藥創造奇跡。

  一位曾下過幾次病危通知的“噬血細胞綜合征”病人,高燒41.5攝氏度,全身斑疹、黃疸。家人抱著一線希望,找到熊繼柏。他辨其病機為熱毒入血分,予以《千金方》中犀角解毒湯,5劑藥后退燒,20劑后,病人斑疹、黃疸皆退,臨床指征消失,生活、工作恢復正常。

  北京患者張某,2011年肺癌手術后化療半年,出現腦轉移,站不穩,頭昏頭痛劇烈,求診于熊繼柏。熊繼柏診此乃正氣內虛并兼痰凝毒聚,需扶正益氣與化痰祛瘀貫穿于治療始終。熊繼柏清楚地記得,病人第一次是被人“抬”進診室的,第二次是“扶”進來的,第三次是親友“陪”著來的,第四次卻是自己“走”進來的。

  這樣的事例還有很多:在國家水電八局醫院,熊繼柏使一位外傷后昏迷一年多的植物人蘇醒;在懷化市第一人民醫院,使一位高熱昏迷30天的病毒性肺炎病人熱退神蘇……

  鑒于求治患者中急危重癥患者居多,熊繼柏坐診的一間診所,特意將診室門加寬一尺,方便患者擔架出入。

  熊繼柏是患者心目中的“救命醫生”,許多西醫一籌莫展的怪病,亦能藥到病除。

  一位30多歲的女性患者,從右乳下腫起筷子粗細的一條凸線,直插小腹,疼痛拒按。西醫診斷為肋間神經炎,打針、服藥均無效。熊繼柏辨其病位為肝經循行部位,病機為肝失疏泄、氣滯血瘀,予以血府逐瘀湯加玄胡,20服藥后治愈。

  一位中年教師患流黑汗的“怪病”,晚上不出白天出,全身發黑,全國多家大醫院診斷為內分泌失調,服用西藥已難奏效。患者羞于見人,意志消沉。熊繼柏診斷后認為,問題出在腎臟,腎陰虛致虛熱自汗。處方為知柏地黃湯治腎臟虛熱,外加龍骨、牡蠣助止汗,不出一個月,黑汗止了。幾個療程后,病人痊愈,容光煥發。

  只要出門診,熊繼柏總是早上五點半起床,六點半到診室,無論刮風下雨,一分鐘都不會延誤,幾十年來都是如此。由于長期久坐,熊繼柏腰椎間盤突出癥很嚴重,曾有一次疼得下不了床,他不顧家人反對,硬是躺在擔架上,讓弟子抬進了診室。2006年以前,熊繼柏每天門診量達到100多人,盡管累得筋疲力盡,但遇到兩種病人,他都會無條件加號:一是危重癥病人;二是外地來的病人,特別是農村來的病人。“他們特別不容易,花費大量的路費和住宿費,如果來了不給看,良心會受到譴責。”熊繼柏說。

  從基層中醫作為起點,到走上國醫大師之路,熊繼柏達到了常人難以企及的高度。據不完全統計,60年來熊繼柏救治病人100多萬人次,發表醫學論文100多篇,出版醫學專著20多部,授課8000多學時,教書育人桃李滿天下。在75歲的壽宴上,熊繼柏這樣評價自己:“老朽年逾七十五,耳聰目明不迂腐,知行合一守正道,大醫精誠序真譜。”(楊志云)

(C)

凡注明 “中國中醫藥報、中國中醫藥網” 字樣的視頻、圖片或文字內容均屬于本網站專稿,如需轉載圖片請保留 “中國中醫藥網” 水印,轉載文字內容請注明來源中國中醫藥網,否則本網站將依據《信息網絡傳播權保護條例》維護網絡知識產權。
大乐透走势图下载 火炬计划软件产业基地 王王中王高手论坛 手机版4人通比牛牛 好运来计划官网苹果 2019十大时时彩平台 内蒙古时时五码走势 酷彩吧彩票 彩发发pk10软件 时时彩跟计划平投 psv上古卷轴携带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