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乐透走势图下载|大乐透走势图表图
當前位置: 首頁

第三屆國醫大師列傳?丨柴嵩巖

柴嵩巖:辨舌論治妙手除疾 婦科大家醫者慈悲

時間:2018-03-09 來源:中國中醫藥報3版 作者:趙維婷

  柴嵩巖,生于1929年10月,當代著名中醫婦科學家,第三屆國醫大師,北京中醫醫院主任醫師,博士生導師,全國老中醫藥專家學術經驗繼承工作指導老師,第二屆“首都國醫名師”,國務院突出貢獻專家,享受國務院政府特殊津貼。她曾獲第十七屆宋慶齡樟樹獎,成為設獎25年來,125位獲獎者中首位中醫藥界獲獎者。

  柴嵩巖是新中國培養的唯一一批“中學西”專家之一,她學貫中西,首創“婦科三論”思維,完善“腎之四最”理論,形成“二陽致病”學說,善用“補肺啟腎”治法,是中醫婦科舌診第一人。

  “柴老,今天怎么這么高興呢!”“患者生了孩子,剛給我打了電話報喜。”第三屆國醫大師、北京中醫醫院主任醫師柴嵩巖笑瞇瞇地回答。患者劉女士三十多歲了,從沒來過例假,求醫于柴嵩巖,治療一段時間后不僅恢復排卵,還順利懷孕生產,一家人又驚喜又感激。

  “這就是我最快樂的時候。”柴嵩巖說。她行醫六十余年,每每化腐朽為神奇,解除了數不清女性的病痛和苦厄,為她們和她們的家庭帶來了新的希望。有時每天都有三五個捧著鮮花、抱著孩子來感謝她的患者。她被不少患者親切地稱為“子孫奶奶”。

  兼收并蓄 “醫生要當雜家”

  “我對中醫的熱愛像是砌磚頭一樣一點點加厚。”柴嵩巖17歲就拜入中醫傷寒大師陳慎吾門下,在陳慎吾的啟蒙、引導下苦讀中醫經典,奠定了深厚的中醫理論基礎。“《傷寒論》里面對不同疾病的辨證很嚴謹,越讀越覺得博大精深,越學越深。”柴嵩巖說,“老師對事業和教學的認真影響我很深。”1950年,她考取中醫醫師資格,兩年后又考入北京醫學院(現北京大學醫學院)中學西研究班,師從吳階平、王光超、嚴仁英等,系統地接受現代醫學培訓。這些經歷讓她同時擁有深厚扎實的中、西醫理論功底。“或許是北醫的這段經歷讓我覺得,中醫、西醫都是科學,現代技術進步的結果不獨屬于誰,都應該服務于臨床,道理就像古人乘牛車,現在我們坐汽車、飛機一樣簡單,中醫要運用現代科學技術。”

  1957年畢業后直到今天,柴嵩巖一直在北京中醫醫院婦科工作。“我們當時自主選擇,我就選了婦科。”柴嵩巖回憶,“當時覺得西醫在婦科調整內分泌方面手段比較局限,而中醫很多大家對婦科都有豐富的經驗。”進入醫院后,她跟隨中醫名家劉奉五、祁振華學習,“老師手把手地帶,到現在我還記得劉奉五老師說的,治病要分階段,不要一下子抓起來,我自己的理解就像穿了幾件衣服,要一件一件脫,六十多年了我還在用他的思想,也傳授給自己的學生。”

  六十余年耕耘在婦科臨床一線,柴嵩巖兼收大家之長,積累了豐富的實踐經驗,她獨特的學術思想主要體現在“腎之四最”“二陽致病”及“補肺啟腎”學說之中。她擅治各類婦科疾患,尤對不孕癥、閉經、更年期綜合征等有很深造詣, “多年的經歷讓我覺得,中醫是科學、是文化,一定程度也是一種藝術,辨證的藝術,開方的時候病人的一個眼神、臉色給我提醒,我有時就會據此調整處方。”

  柴嵩巖中醫理論功底深厚,也靈活運用現代醫療手段,特別重視基礎體溫,并將之運用到中醫婦科診療中,以便更準確全面動態地把握病情。不僅如此,她耄耋之年仍不斷學習,知識面極廣,熟悉全國各地的生活飲食習慣,有時一聽患者口音就能判斷患者是哪兒來的,當地飲食習慣可能對患者的疾病產生哪些影響。

  “老師常說醫生應該是一個雜家,對于天文地理知識都要有所涉獵,她衷中參西、學古用今,有新的卵巢評價指標馬上學習。”柴嵩巖弟子滕秀香說:“柴老對股市、國際動態都有了解,因為大到社會經濟形勢、小到家庭矛盾都會影響患者心理,而內分泌是下丘腦卵巢軸控制的,情緒會影響病情。”

  專攻疑難 “要給中醫爭氣”

  柴嵩巖的臥室也是她的書房,一走進門滿滿當當,書柜就幾乎占了整整一面墻。她的書桌上堆著醫案,床頭放著最近在看的醫書。“柴老常常休息的時候突然想到一個問題,就起來查書,記到本子上,出診時和我們探討。”滕秀香說。

  柴嵩巖常對弟子們感嘆,現代疾病譜變化了,婦科疾病越來越難治,有時四五十個病人全是疑難雜癥。比如卵巢早衰的患者最小的有16歲的,16歲少女有相當于七八十歲老人的卵巢,比如有35歲的女性十幾年沒來例假。“但老師碰上復雜難治的疾病,總把壓力當成挑戰,用壓力促進學習。”柴嵩巖弟子黃玉華說。

  卵巢早衰、多囊卵巢、子宮內膜異位這婦科領域的三大頑疾是柴嵩巖現在的主攻方向。“卵巢早衰是世界難題,我們能做到好轉率60%以上,我有決心要搞出來。”柴嵩巖堅定地說。理論上說,子宮內膜異位40%左右就不孕了,但她不放棄,“保持患者的狀態,只要她有生育要求,年齡又不太大,就不考慮用化瘀散結消腫破血這類藥,跟著她的生理走,保護她的卵巢功能。”對于卵巢早衰的診治,柴嵩巖認為中醫脈象作用很大,“我診斷能不能恢復,一個是年齡,一個是卵泡老化程度,還有一個主要靠脈,我感覺到脈滑象明顯或者有一點隱約的滑象時,都鼓勵患者不要放棄。”

  “柴老收集了大量病例,不僅翻閱古籍,還查找現代醫學療法,出診時經常和我們探討交流,尋找發病原因,分析舌象等證候,屢屢逆轉卵巢早衰,幫助患者懷孕。”柴嵩巖弟子、首都國醫名師吳育寧說,“我十分佩服柴老的治學精神,她善于思考創新,致力于攻克疑難雜癥,勇于攀登醫學高峰,對現代醫學治療有困難的卵巢早衰等疾病‘敢啃硬骨頭’。”“老師是一個勇敢者,敢于挑戰現代醫學尚未攻克的領域。”柴嵩巖的弟子王伏聲也感慨。

  對于柴嵩巖來說,初心其實很簡單,“我要給中醫爭氣!”她認為現在國家對中醫的重視是幾千載難逢的機會,“我對中醫的感情和責任感隨著年齡增大越來越強烈,我在婦科方面有經驗,就要多做貢獻。”

  辨舌論治 “用藥不當‘勇士’”

  跟隨柴嵩巖出診不難發現,每次病人一進門,她就開始不動聲色地觀察,包括病人的體態、步伐,面色如何,病人開口說話就細聽聲音是高亢還是低沉,是否沙啞,再詢問病人飲食習慣,望聞問切,從細節處探尋病因。其中對病人舌象的重視,是她的一大特色。

  柴嵩巖開始重視舌象源自1967年的一個病例。對那個李姓患者她至今印象深刻,她剛懷孕,之前已經連續懷了4個無腦兒,許多醫院建議她做人工流產,但是她不肯。“我也為難,但她那種期盼和愁苦啊。”柴嵩巖不忍放棄這個患者。李女士生第一胎時羊水達到2萬毫升,而一般臨床上超過2500毫升就屬羊水過多。柴嵩巖四處請教,把病歷帶回家研究,又查閱各類中醫典籍,終于發現了相似的病案,找到了治療思路。“我給她補腎安胎,去胎水,利脾濕,茯苓皮專治胎水。”李女士懷孕6個月時,柴嵩巖為她做檢查,觸摸到了胎兒的頭部,曾懷過4個無腦兒的患者終于生了一個健康的孩子。“后來,我跟我的學生去回訪她的時候,那孩子那個壯,小眼睛黑黑的。”

  這個病例對柴嵩巖最大的啟發是舌象的重要性,“那個患者的舌頭就像一個牛腰子一樣,又厚又肥又亮,一點苔都沒有,嘴里齒痕起碼有1厘米深。”

  后來,柴嵩巖出診時又遇上了一位巨乳癥患者,懷孕3個月左右,乳房急劇脹大,周徑有40多厘米,疼痛難忍。柴嵩巖在病人的舌根部看到一塊長條形如蕓豆大小的舌苔剝脫,她馬上回憶起之前一個類似舌象的病例,因此調整治療方案,終于緩解了病患的痛苦,使她平安生產,并順利哺乳。

  臨床中的一個個病例給了柴嵩巖啟發,她發現了舌象的重要性,從20世紀80年代開始收集舌象。從此,她每次出診都帶著相機,數十年來,她與學生共同收集婦科疾病舌象3000份,如多囊卵巢綜合征、卵巢早衰、子宮內膜異位、妊娠病等常見疾病以及羊水過多、巨乳癥等疑難病癥。其中,每個病種都有可能在舌象上反映出證候變化的特征,如多囊卵巢綜合征以脾腎陽虛、濕痰結聚型者為多,而卵巢早衰則以陰虧伏熱、血海虧損型為多見。

  柴嵩巖每次出診都帶著相機的習慣也感染了她的學生們。吳育寧說,“跟隨老師出診時,我對舌診的體會尤其深刻。柴老注重舌象,辨舌診病、用藥。舌脈不符,從舌論治。她對舌的研究非常細致,包括舌的大小,舌苔薄厚。她重視審證求因,反向尋找發病原因,因人因地因時不同對病人進行整體治療。辨證準確也是柴老療效好的原因之一。”

  柴嵩巖不僅辨證準確,而且用藥精專靈活。“老師用藥非常嚴謹。”王伏聲回憶,“2008年有一個患者拿著我們的處方去社區醫院配藥,藥工問,這個藥保胎的能吃嗎,柴老馬上追問清楚是哪一味藥,讓大家查書,并且自己也回去把所有相關的典籍都查了才放心。”

  “柴老心里沒把握的用藥一定會查清楚,還不確定就不用。”黃玉華說,“柴老要求我們嚴格按照藥典,用藥時不當‘勇士’,不要只為追求療效而忽略患者身體的承受能力。”

  將心比心 “能把患者的病治好,給我一個億都不換”

  柴嵩巖看病還有一個細節,她總是在診桌上擺著一盒抽紙。跟隨她出診幾次,你就知道,這是為患者準備的。她在診病時注意疏導患者情緒,她耐心的詢問、親切的態度、推心置腹的話語常常讓患者積壓的情緒一下子釋放出來。常有患者說,柴老看病的過程本身就是治療。

  “現代女性不容易,工作、家庭壓力大,要還趕上得了病,心里多苦。有的病人做了試管沒成功,你想她心里多涼啊。”柴嵩巖說,“我理解患者的苦,這也是為什么我越來越熱愛我的專業了。”她所有心思都在患者身上,常常不看病歷就能夠準確回憶復診患者的個人信息、病情發展情況。

  “柴老同情患者,對待患者就像對待親人一樣,診病時間長,細致耐心。” 吳育寧說,“她小病不下火線,總說,她要是不來患者就白跑了。”柴嵩巖現在仍堅持每周出診4次,她常說,“能多幫幾個是幾個,能把患者的病治好,給我一個億都不換。”

  柴嵩巖門診時間是8點,但她常常7點多就到了,提早來經常是為了用個人時間給一些經濟困難的患者看病,同時也不影響掛了號的病人。她一號難求卻幾十年不加診費,還經常為患者免費診療。她解釋,“有的患者不在乎幾百塊掛號費,但我心里過不去,醫生、醫療不能商業化。尤其是婦科疾病療程相對比較長,女同胞都不容易,得了病還有經濟壓力。”有一對外地來的姐妹,同時得了卵巢早衰,柴嵩巖讓她們只掛了1個號,治愈后,姐妹倆都抱著孩子來感謝她。

  柴嵩巖從不多開藥,藥“便宜”還“好喝”,幾十帖藥也就幾百塊錢,她還會盡量挑選口感好、沒有怪味的藥材,讓患者容易堅持服藥。

  王伏聲默默觀察到了一個細節,“老師診脈總用左手,一方面是因為左手觸覺敏感,能更好地把握病情,另一方面是右手可以同時寫字,提高看診效率。”但很少有人知道,柴嵩巖因為長期用左手診脈,肩背部有嚴重的變形,每次出診都忍受著肩背疼痛的痛苦。“疼得嚴重時像是脊背裂開了一樣,我們弟子都很心疼。”

  聊到這個細節,柴嵩巖只是淡然地笑了笑,“人生就是這樣,多為別人做點什么才快樂。”

  嚴師慈母 “把所學毫無保留傳授”

  柴嵩巖的書桌旁堆了半人高的病例、醫案、舌像,節假日常常還在爭分奪秒地總結梳理。她在1964年之后就開始積累重點病歷,醫院里存了兩千多份,家里也有一千多份。她把病例按照疑難雜癥分類交給不同弟子整理。

  弟子丁毅感慨,“柴老讓我們整理她的臨床學術經驗出版時,反復囑咐,要把她的學術思想,包括用藥原理和加減方子都說清楚,要毫無保留地告訴大家。”

  “老師是嚴師又如慈母,她對弟子既親切又嚴格。”吳育寧是柴嵩巖的大徒弟,跟師時間也最長,“老師要求我們多讀經典,跟診過程中經常提問。她還要求我們看病人一眼就能把舌象,包括舌色、舌苔、舌體、舌質都說清楚、說完整。她把所學毫無保留地教給了我們,通過跟師學習,我的療效也明顯提高了。”

  “柴老在學術臨床上對我們要求嚴格,但在生活上十分關心我們,就像媽媽一樣。”弟子黃玉華外派新加坡前,柴嵩巖特地帶她挑選布料做正裝,“我平時著裝比較休閑,老師說,代表國家出去要準備好正裝,她親自帶我去選布料,做了兩身衣服。”那段時間,柴嵩巖其實腿腳不太舒服,但陪著黃玉華挑選完正裝后,又堅持陪她配好了正裝鞋。“我的孩子把柴老當自己的奶奶,我們師門就像一家人,柴老是大家長。”

  王伏聲記得,2008年去四川援建時自己剛拜師不久,柴嵩巖經常遠隔千里打來電話噓寒問暖,關心他的臨床和學習情況。“柴老默默無聞工作在臨床一線多年,她要求我們也要踏踏實實做人。”王伏聲說,柴嵩巖還會看弟子們寫醫案的字跡,“她曾對我說,寫字不要飄,學術臨床上來不得半點馬虎,生活里沒有假如,臨床上更沒有假如。”

  柴嵩巖坦言,是求學、初臨證時老一輩中醫專家的學術風格影響了她,“他們對病人的謙和友善、對學術的一絲不茍和豐富的臨床經驗,我也要傳承給弟子們。”她常常教導學生:“要做一個好醫生,最重要的是先學會做人”“一個好醫生要甘于寂寞,但不能甘于平庸”。多年來,柴嵩巖的中醫婦科學術思想繼承人相繼結業,已經成為奮戰在祖國中醫藥事業中的骨干力量。

  王伏聲論文中的致謝把柴嵩巖看哭了,或許是說出了她六十余年堅持臨床、不懈探索的心聲,這也是許多工作在一線的中醫藥工作者的心聲:我們做臨床的人都是寂寞的,疾病變化莫測,我們需要在陌生的情況下戰勝疾病,醫學探索者常常在黑暗中前行,要用堅持的心忍住寂寞,還好在黑暗中有老師的手引領,這是我們的幸運。(趙維婷)

(C)

凡注明 “中國中醫藥報、中國中醫藥網” 字樣的視頻、圖片或文字內容均屬于本網站專稿,如需轉載圖片請保留 “中國中醫藥網” 水印,轉載文字內容請注明來源中國中醫藥網,否則本網站將依據《信息網絡傳播權保護條例》維護網絡知識產權。
大乐透走势图下载 魔3肖6码三肖六期期准 拉人玩时时彩的套路 bbin网址是多少 北京pk10骗局全过程 pk10赛车免费计划软件 59香港正版王中王四不像图案 天天棋牌送20元 11选5直选3技巧 三公扑克牌游戏下载 后三包胆算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