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乐透走势图下载|大乐透走势图表图
當前位置: 首頁 > 深度

第三屆國醫大師列傳?丨梅國強

梅國強:精研傷寒拓新法 傳道濟世啟后學

時間:2018-01-26 來源:中國中醫藥報 作者:董魯艷

  

  梅國強,1939年3月生,湖北黃陂人,中共黨員,湖北中醫藥大學教授、主任醫師、博士生導師。

  1964年畢業于湖北中醫學院中醫專業師承班,師承洪子云教授。曾任中華中醫藥學會常務理事、中華中醫藥學會仲景學說分會顧問等,為第三、四批全國老中醫藥專家學術經驗繼承工作指導老師,享受國務院政府特殊津貼。

  在湖北中醫藥大學曇華林校區名醫工作室里,79歲的國醫大師、湖北中醫藥大學教授梅國強興致盎然地講述自己的岐黃之路。提及往事,他時而思考,時而翻閱珍藏資料,在他堅毅的目光中,可以感受到一代傷寒大家肩負使命、傳承中醫的執著信念。

  “洪老師是我中醫之路的指明燈”

  1939年,梅國強出生于湖北省武漢市黃陂區的一個農民家庭,父親是當地鄉村中醫師,因其醫術精湛,在方圓數十里小有名氣。在梅國強的記憶里,每天天剛亮就會有鄰里鄉親登門請父親去家里看病,父親往往忙碌一天,天黑后才會風塵仆仆地到家。“當時我就想如果自己會看病就好了,就能減輕父親的壓力。”受父親影響,梅國強從小就對中醫產生了濃厚興趣,覺得看病救人是一個行善積德的好事。

  17歲開始,在父親的要求下,梅國強踏入中醫之門,接受了中醫啟蒙教育。1956年,身為家中長子的梅國強因考慮到家中兄弟姐妹眾多,為減輕家里經濟壓力,初中畢業的他考取了武昌醫學專科學校,系統地學習了西醫基礎理論和大部分臨床課程。

  人生的命運似乎于冥冥之中有某種機緣巧合。1958年,湖北中醫學院(現湖北中醫藥大學)成立,因錯過高考招生季,學校從武昌醫學專科學校考核選拔出108名學生,組建“58級”班,梅國強因成績突出,成為被保送學生之一,接受了正規的中醫院校教育。“那時候,我們這108個學生被笑稱為《水滸傳》的108將!”回憶起學生時代的事,梅國強有些興奮。

  湖北中醫學院建校伊始,很多授課老師是從湖北各地抽調來的知名醫生,如蔣玉伯、蔣立庵、李培生、洪子云等,學校的學術氛圍異常活躍。在眾多名師的點撥下,梅國強博覽古今經典,沉浸于浩瀚的中醫知識中,他學習異常刻苦,遇到不懂的就虛心求教,這段經歷為他以后成長為一代大醫奠定了堅實的基礎。

  機遇總是垂青有準備的人。1962年,湖北中醫學院考核選拔出14名成績突出的學生組建師承班,梅國強被選中,他正式拜一代傷寒名家洪子云教授為師。

  洪子云對梅國強的影響是深遠的。梅國強記得老師曾對他說起過,自己出身中醫世家,父親去世前讓將家存醫學手稿全部焚毀,并留下訓釋“兒孫有用要它何用,兒孫無用要它何用。”梅國強說,這名為焚稿,實為鞭策,為的是讓兒孫發奮圖強。“老師接受教誨,精勤不倦,他也以同樣嚴格的標準要求我們。”跟老師學習的那段時間,梅國強目睹了很多疑難雜病的治療過程,深感《傷寒論》的魅力。到了晚上,梅國強把大部分精力都放在了看書上,除主攻《傷寒論》外,他還認真研讀《黃帝內經》《難經》等醫書,因老師主張“寒溫匯通”,梅國強還仔細研讀了明清兩代溫病大家的著作,涉獵各家學說。

  1964年,梅國強畢業留校,從此成為一名大學教師。從1962年拜師到1986年洪子云去世,梅國強一直跟隨在洪子云左右,聆聽教誨,學習實踐。“洪老師是我中醫之路的指明燈。”恩師的影響是一輩子的。去年是洪老誕辰100周年,梅國強專程趕到老師的墓前磕頭祭拜。“洪老對弟子是嚴格認真的,尤其對自己比較器重的學生。老師每次批評我,都有很深的教育意義。”梅國強深情地說。

  “做醫生還是要膽大心細”

  去年,在湖北中醫藥大學開學典禮上,梅國強給新生致歡迎詞,他鼓勵大家做“劍客”“奇才”,劍客,就要敢于亮劍,方為忠勇之士;奇才,就要勇于創新,以繼承為基礎,以創新為動力,方為明達之人。

  梅國強善于治療急重癥。這既源于對老師經驗的繼承,也源于他對經典的研習。讓梅國強印象最深的病例是上世紀70年代治愈的一個患有細菌性痢疾的孕婦。文革期間,為響應國家“開門辦學”號召,已留校任教的梅國強帶著一個教學分隊,把課堂搬到農村,深入湖北省麻城縣,上午上課講學,剩下的時間帶著學生給父老鄉親看病。一次,遇到一位已妊娠8個月的病人,高燒40℃,下利膿血頻繁,腹痛里急后重,被診斷為急性細菌性痢疾。孕婦的情況非常緊急,當地距縣城百余里,交通不便,無法以人力長途運送。在這種情況下,梅國強當機立斷,用白頭翁湯加行氣理血、緩急止痛藥,其中白頭翁、生白芍都用到了30克,這是以前從沒用過的劑量,當天晚上梅國強徹夜難眠,擔心有所閃失,所幸藥到效顯,母子平安。

  上世紀80年代,梅國強在湖北中醫學院附屬醫院工作,他曾遇到一位患急性皮肌炎的女患者,高燒40℃不退,全身紅疹密布,奇癢微痛。當時西醫治療此病必用激素,但患者此前用激素無法有效控制病情,所以她主動選擇了中醫治療。梅國強治療之初,采用清熱解毒之法治療,但經治33天后,病情依舊沒有緩解。梅國強百思不得其解,為什么用了那么多清熱解毒的名方依舊沒有效果?一次例行查房時,他觀察到此患者無論是否高熱,身上都有汗出,并且高熱前惡風寒,脈雖數,但舌苔白薄而潤,舌質正常。梅國強頓悟,看來患者并沒有真正的內熱。他查閱文獻,查得《醫宗金鑒·外科心法要訣》記載有“赤白游風,由表虛腠理不密,風邪襲入化熱而成”等語,與此病癥相似,遂用桂枝湯治療,果然效果顯著,病人很快痊愈,沒有再復發。

  “做醫生還是要膽大心細,要在經典古籍中探求新思路,要在臨床實踐中不斷積累經驗。”梅國強頗有感慨地說。

  “只有充分領悟經典的智慧才能有所創新”

  “每個學傷寒的人心中都有一部既繼承前人經驗又融會自己心血的《傷寒論》,只有充分領悟經典的智慧才能有所創新。”梅國強精研傷寒50余載,始終保持一個習慣,白天看病、教學,晚上讀書。

  “梅老師治學講究有根有源,讓我們對經方的理解達到了一個新高度。”梅國強的學術傳承人、湖北中醫藥大學校長呂文亮說到。梅國強經過多年探索,總結了自己經方拓展心得,發表了《拓展<傷寒論>方臨床運用途徑》一文,系統闡明了“依據主證,參以病機”“謹守病機,不拘證候”……“但師其法,不泥其方”,共八條途徑。其論明白曉暢,為擴展經方臨床應用,解決現在疾病提供了思路。他發揚仲景六經辨證之論,揭示“存津液”內涵;他指出,傷寒和溫病是中醫在外感病方面兩個互補的辨證論治體系,二者應當并重,相得益彰。1996年,梅國強發表論文《手足少陽同病芻議》,其中他自擬的柴胡蒿芩湯和加減白頭翁湯洗劑二方被《名醫名方錄》第四輯收載。

  上世紀80~90年代,梅國強發表了大量論文,如《仲景胸腹切診辨》《加減柴胡桂枝湯臨證思辨錄》等。其中《仲景胸腹切診辨》在1982年南陽首屆中日仲景學術大會上,受到廣泛關注,后被日本東洋學術出版社收入《仲景學說的繼承和發揚》中。

  從上世紀70年代開始,梅國強隨從李培生、劉渡舟、袁家璣教授,協助編寫《傷寒論》教材,梅國強認為這既是工作,也是深造的機會。后來,梅國強又主編了《傷寒論講義》《乙型肝炎的中醫治療》等,他參編、副主編、主編的教材、書籍共8部。

  學術探討永無止境。梅國強除了注重臨證探索外,在實驗研究領域也做了一些工作。如開展《傷寒論》血虛寒凝證的實驗研究,用局部冷凍法模仿人體血虛寒凝證,用現代理化指標揭示其病理生理本質,經鑒定為國內首創。1993年,梅國強在首屆亞州仲景學術會議上作了題為《太陰陽虛與少陰陽虛證及其關系的實驗研究》的報告,受到廣泛好評,曾被劉渡舟教授贊為第一個真正的中醫經典著作病證模型。梅國強多年的努力也受到了肯定,2007年、2012年,梅國強被遴選為第三、四批全國老中醫藥專家學術經驗繼承工作指導老師,2006年,他獲中華中醫藥學會首屆中醫藥傳承“特別貢獻獎”。

  “醫生看病就是要憑良心”

  多年來,梅國強精研傷寒,在治療心系、肺系、脾胃系等許多系統疾病都有自己獨到的見解,當被問到最擅長治療什么病時,梅國強思考著說:“這真不好說,只要有病人需要我,我就上。”很多經梅國強看好病的人,因深感其醫術精湛,有的全家老小生病都找他醫治。

  現已耄耋之年的梅國強,每周堅持坐診4個上午,每次30個號,仍是一號難求,往往電話預約一開始,幾分鐘之內就會被一搶而空。每逢梅國強坐診,診室外的候診廳總會坐滿了來自全國各地的患者,早上8點,梅國強會準時到診室,由于患者多,看完所有的患者往往要到午后,為了能抓緊時間,梅國強往往有“如廁難”之感。學校擔心梅國強太辛苦,一般會嚴格限號,但他總是說:“碰到病人有難處,還是通融通融吧。”

  梅國強的診費15元,多年來一直沒有變過。談及此,他淡然地說道:“醫生看病就是要憑良心,我這一輩子要對得起我的病人。”看病憑良心,開藥也憑良心。梅國強開方從病情的實際出發,對于一般疾病,方子上一般只有12~15味藥,多為常用藥,價格相對低廉。遇到比較復雜的病情,用藥才可能達到20味左右。

  醫者不僅要有仁術,更要有仁心。患者許先生因患腦梗塞找梅國強治療已一段時間,“梅老師對待病人的態度和藹可親,記得有一次我來看病,因痛風發作無法走路,梅老師在仔細檢查我的病情時,不忘囑咐兩位學生扶著我,讓我非常感動。”提及這一幕,許先生仍記憶猶新。梅國強對待患者細致耐心,看完病總不忘叮囑病人一些注意事項,“這兩天天熱要注意防暑”“平常要注意休息,不要老熬夜”。梅國強常對學生說,“病人生病來找我看病是相信我,我要讓病人感到踏實。”

  “保存典型病案是為了傳承經驗、啟迪后學。”

  進入梅國強的辦公室,很容易被放在桌上和書柜里一沓沓排列整齊、分類歸納的復印病案所吸引,每一沓病案用不同顏色的夾子夾好分成兩大類整齊擺在桌子上,病案左上角用紅筆排上序號。隨手從一排拿起一份病案,左上角用紅筆標注著:咳嗽、胸痹、胃脘痛等;另一排的一份則寫著:小陷胸湯、大黃黃連瀉心湯、豬苓湯等。梅國強說,這些病案是按照“同病異治,異病同治”的思路加以整理的,從上世紀80年代至今,已保存完整病案兩萬余份。

  談及保存病案的好處,梅國強找出一份病案介紹說,2013年,一位20歲的大二女學生,月經淋漓不盡,因畸胎瘤手術術后感染,導致盆腔炎癥。術后長期用抗生素治療沒有效果而來看中醫。梅國強開始選用“補中攝血”的方法治療,但效果并不十分明顯。后來這位女學生遭遇車禍,婦科感染更嚴重了,這一階段采用了“清下焦濕熱”的治療方案,一段時間后又根據女孩腹痛、外陰腫痛等癥狀,調整為“清補同施”的治療方案。梅國強在這一階段的病案下批注:此乃濕熱下注,中焦虛寒,清熱利濕之中宜兼補脾胃。“有時候一種方法、一種藥用久了效果不是非常理想,我就考慮應該怎么提高療效,方法改變后有什么效果我就寫下來。”梅國強說道。經過3年多的治療,這個女孩終于痊愈了。“保存典型病案是為了傳承經驗、啟迪后學。”梅國強說。

  梅國強認為,中醫理論從實踐中來,理論水平要提高,不能僅從書本到書本,而是要結合臨床實踐,分析病情怎么轉化,應該怎樣調整治療方案,有些病案非常有啟發性,可以進一步研究,這是對中醫學術的一種傳承。

  “梅老師真心對待學生,要求非常嚴格。”梅國強的學生周賢說,梅國強坐診時,遇到一些重要的臨床問題,他都會在看病間隙給跟診的學生介紹,也會耐心回答學生的疑惑。一次,一位學生對血結胸證的臨床辨證有疑惑,梅國強為了能夠更全面地解答問題,查閱了相關資料后特意找到這位學生解答,學生聽完后豁然開朗,并很感動,“老師把學生的每一個問題都放在心上。”

  梅國強認為,“授人以魚不如授人以漁”。除及時答疑解惑外,他還側重培養學生辨證思維和對復雜病證的分析處理能力。他對研究生要求極為嚴格,所有研究生必須在入學半年內交兩篇獨立完成的論文或學習心得,他會親自用紅筆批改。

  梅國強在教學方面取得累累碩果,1991年,在梅國強的帶領下,湖北中醫學院傷寒論學科被批準建立湖北省重點學科,經過5年的建設,又成為國家中醫藥管理局重點學科。他培養的研究生(碩、博士生)有30余名,很多早已成為杏林中的佼佼者。每談及此,梅國強的欣慰之情溢于言表。

  “忝列門墻五十年,童顏早逝染霜巔。常思昔日恩師訓,恒作今朝奮蹄鞭。治病琴心同劍膽,為人名利化云煙。韶華易逝霞光短,但愿余暉啟后賢。”這首詩是梅國強為紀念恩師誕辰100周年而寫,寄托了梅國強對恩師的懷念,以及他傳承醫道、啟迪后學的愿望。生命不息,奮斗不止,79歲的梅國強依舊以充沛的熱情繼續著自己的中醫之路。(董魯艷)

(責任編輯:郭昱彤)

凡注明 “中國中醫藥報、中國中醫藥網” 字樣的視頻、圖片或文字內容均屬于本網站專稿,如需轉載圖片請保留 “中國中醫藥網” 水印,轉載文字內容請注明來源中國中醫藥網,否則本網站將依據《信息網絡傳播權保護條例》維護網絡知識產權。
大乐透走势图下载 2014最新时时彩程序 海南私彩网投网站 幸运飞艇6码一期计划作弊器 111彩票软件app 五分赛车是官方开奖吗 彩票规律的计算方法 31选7开奖时间 排列三历史同期开奖号 赢冲输缩注码分配法 秒秒彩秘诀